最近跟朋友回高雄,等不及測試這款佈滿懸疑氣氛的遊戲,結果沒讓我們失望,一不小心開了三局玩到三點,伴隨我的肝哀號,滿意安詳得睡死在朋友家中。

 


      這款遊戲中,每名玩家選擇一個角色在這破舊的大屋中探險,當你探索這棟大屋時,會開啟一扇扇未知的門,每當進入這些房間,你會發現些什麼,或被一些什麼東西發現,是好是壞取決於你的運氣(還有人品!)。

    每次進入這間大宅時,因為房間版塊是隨機抽取的,所以結構絕對都不一樣,增添不少變化性,而這只是前半段遊戲,隨著探索越多的房間,玩家也會收集到越多預兆,這些預兆通往大宅發生各種怪事的真相,每次拿取預兆都有機會觸發作祟,大屋中潛藏的邪惡會開始行動,一名玩家成為了叛徒,他的目的是擊敗所有玩家,而剩下的玩家變成英雄,想辦法在叛徒與怪物的攻擊中存活。

    遊戲中擁有50個完全不同的劇本,50個! 這可是我當初超心動的原因,幾乎囊跨了各種美式驚悚電影的題材,招換兇靈,外星人襲擊,植物活起來殺人,叛徒獸化,還是地獄們大開,人肉引來殺人狂….每次玩完都像看了一場精彩的經典電影。

 

  今天我跟小綿羊,柏材,廢物以及他的女朋友一起玩了兩局。

 

  第一局我選一副瘋女人樣的西澤,廢物很堅持說要玩小蘿麗,選了一點也不可愛的小女孩若伊,廢物女友(這樣好像在罵人…) 則選最後一個女角維維安,剩下柏材當大叔彼得羅,綿羊玩小屁孩布蘭登。

   一開始照慣例我們從大廳開始一個個開房間(不要想歪,真的),每次開房間都有可能遭遇神秘事件

 

像是小蘿莉走進一間房,觸發

 

恐怖爬蟲

成千上萬隻蟲灑在你皮膚上、你衣服下、和你頭髮裡

 

檢定的結果是通過,你一眨眼,它們都不見了。獲得1級神志

比較好笑的是大叔,每次都很喜歡自己跑到二樓開門,他先開出鐘塔,在裡面觸發了

 

旋轉牆

牆壁轉去另一個地方

 

於是他就被轉到隔壁新翻出的閣樓,結果閣樓也有事件,翻出了

 

秘密樓梯

一道令人毛骨悚然聲音在你周圍迴響。你發現了一個秘密梯間。

 

我: …..你怎麼老是發現一些奇怪的路

材: 我也不想啊,這大宅主人建一堆密道才有病吧

羊: 都給你走就飽了,妳到底還要開幾個洞在牆壁跟地板

還好大叔走到一樓就停下來了,剛好是廢物他女友正站著的房間,可是走秘密樓梯還要多抽一張事件,已經連抽兩張的柏材再接再勵抽到了…

 

瓦礫

灰泥從牆壁和天花板落下。

 

我: ….這還真有連貫,妳一定走秘密通道太多,整個天花板都被妳走垮了

無奈的大叔只好擲檢定試圖閃過這些被他體重弄下來的瓦礫,很幸運的他躲開了

但房間還有另外一人….

 

廢物女友: 啊啊啊啊啊,我被壓到了啦

 

唯一的女性擁有把骰數骰很低的天分,所以不幸被壓在一堆廢墟下面….

 

廢物: 屎人(看著柏材)

我: 屎人+1(看著柏材)

羊: 屎人+2(看著柏材)

 

遊戲就這樣繼續進行下去,夾雜著不停止的嘴砲

 

羊: 廢物你怎麼檢定都不過,知識太低根本是弱智嘛

廢物: 幹,妳是希望小女孩有多聰明

羊: 你根本是用下半身思考才這麼笨

我: 他應該沒有下半身(看著小女孩),所以根本無法思考

 

總之就是如此這般很歡樂的大宅探險之旅,嗯….糾正….除了一個人

 

廢物他女友: 啊啊啊啊阿~

 

墳土

這間房間覆蓋著一層深厚的泥土。你因塵土飄至你皮膚上及肺裡而咳嗽。

 

肯定是檢定沒過才叫,於是呼…

 

事情不對勁。保留此牌。每當你的回合開始時你受到1顆骰的物理傷害。如果一張物品牌增加了你的屬性,或你停在露台(Balcony)、庭院(Gardens)、墓園(Graveyard)、健身房(Gymnasium)、食品室(Larder)、天井(Patio)、或塔樓(Tower)的話,棄掉此牌。 

 

怎麼感覺她這場一直被東西壓 =  =

 

駭人驚叫

一開始聽起來像耳語,但是最後變成撕裂靈魂的驚叫。

 

廢物他女友: 啊啊啊啊啊x2

 

老樣子因為低到不行的骰數沒過,受到2顆骰的精神傷害

結果偏偏擲傷害的時候特別高,要是其中一個數值降到最低就會昏迷,廢物的女友已經在彌留邊緣了

不過新房間並不是只有事件,有機會拿到各式各樣的物品

好比說小蘿莉就在儲物室裡找到

 

天使羽毛

一根完美的羽毛在你手中飄動。當你要進行任何擲骰之前,你可以說出0到8任何數字。使用該數子做為擲骰的結果。

 

材:就是自行遙控的骰子嘛!

 

就這樣一個換一個,探索越來越多房間,預兆也被一一拿走,綿羊最早拿起

 

書本

一本日誌或實驗筆記?古代手稿或現代瘋言?

立刻獲得2級知識。如果你失去書本的話,失去2級知識。

 

而我也有拿到

 

戒指

一枚磨損的戒指,上面有著難以理解的銘刻。如果你攻擊一個有神志屬性的對手,你可以神志取來力量來進行攻擊

 

根本是學會念動力,可以用精神去打人,一整個超~爽~的

 

廢物他女友衰歸衰,還是有一個

 

聖符

在混沌世界中的平靜象徵。立刻獲得2級神志。

 

每次預兆被抽走,我們都必須要進行一次檢定,看作祟會不會皆露,也只有這時候大家才專心盯著擲骰的結果,所有人很有默契的寂靜無聲。

廢物走進廢棄的房屋(莫名的順口溜),這裡也有一個預兆

 

噬咬

一聲嘷叫,死亡的氣息。苦痛。黑暗。消失無蹤。

 

骰子翻動,廢物的小蘿莉沒被咬到,但預兆還是要檢定,他擲出了5

所有人看著骰子的結果,停住

我:現在有6個預兆被翻出來,骰數小於6……

然後我們遵循規則書開始找出這次的劇情-團結之力

從這時候開始,會分出叛徒以及其他玩家,叛徒要一個人離開房間閱讀他的劇本,剩下的玩家要留在房間思考對策,這次的叛徒是被咬到的廢物本人,而剩下我+綿羊+柏材+廢物的女友就把他轟出去,開始看這次的生存者劇本

 

你聽見你的朋友放聲尖叫,但當你抵達之時,他已是一隻怪物,血肉在骨架上如熔化的橡膠般起泡橫流。這樣的血肉無法被切割或撕裂;但火──火焰將會把牠完全熔化。一把夠大的烈火能夠將你的怪物朋友和這幢大宅裡的恐怖永遠燃燒殆盡。 

 

遊戲結束後,廢物也提供他的叛徒劇本給我,放在這裡讓大家比較一下

 

一開始的時候,這股疼痛十分地折摩人,但過沒多久,這疼痛卻助你領悟到了真理ー你的血肉之軀是脆弱的,但卻如同蠟一般是可以被塑造的;蠟的延展性越高,你的力量則越發強大。你的血肉現在正如融蠟般流動,現在你只需要血肉以及更多的血肉。 

 

    顯而易見的,廢物的人物變成了怪物,成為了他期待已久的殘暴小蘿莉,不過一個身體長滿肉瘤跟硬皮的蘿莉…….要殺他應該激不起一丁點的同情心了

 

    他的任務很簡單,就是把我們都宰了吃下去,快快長大,因為小蘿莉身上長了一堆怪東西,我們根本無法對他造成任何肉體傷害,得要想辦法在下室找到鍋爐房,再讓鍋爐房超載噴火把大宅燒起來,燒起來後還要想辦法撞開大宅門逃出去,更機車的是大宅著火後每回合都會從鍋爐室蔓延火勢,跑太慢就直接全熟了。

 

    我們一看是整個劣勢,基本上只要被噁爛小蘿莉打到應該直接開腸剖肚了,所以大家都趕快往地下室衝,不知道我們要做什麼的怪物也看人多追來地下室,這時候廢物的女友發出一聲歡呼,開一個門就找到了鍋爐室,他趕快進到裡面試圖讓鍋爐超載,不得不說這劇本很惡劣,每回合要是最後停留鍋爐室就會被燙傷,一個人物被燙個3-4次就躺了,所以每回合都是一種賭注。

 

    孤僻的大叔一個人還在二樓開房間,想趁怪物在地下室時收集更多的物資,而變態蘿莉的第一個目標鎖定小屁孩,渾身的肌肉扭動,露出森森利牙撲了過去,小屁孩沒了前幾回的好運氣,馬上就慘死在同年齡的小女孩手中,成為第一個犧牲者

 

廢物: 呼哈哈哈~呼哈哈~呼哈呼哈

 

融入遊戲是很好,但廢物的笑聲與其說是血腥小蘿莉,不如說是發春小蘿莉…

吃了一個人變得更強的怪物準被獵殺現實的女友,可是輪到我的回合時

 

我: 我要攻擊廢物

廢物: 你不能打我,我對肉體攻擊都免疫

 

我拿出了戒指,唯一可以精神打擊的物品,穩穩的朝廢物小蘿莉轟過去,發狂的怪物哪有什麼神智,一下子就被精神波震得七暈八素,雖然殺不死他,但可以看骰術差額把他往後推幾個房間,於是怪物往後彈了三個房間還一路從地下室彈回一樓大廳,我們爭取到一些時間

 

  可惜廢物的女友骰運一如往常,點不起鍋爐,而肉瘤與蠟般的血肉怪獸沒給他機會,一下子回到地下室切碎女子,將她化為身體的一部分。

 

  而大叔眼看死了兩個人也迅速自樓上衝來地下室,我繼續用戒指打飛了怪物,叫大叔快去撿小屁孩掉在地板的書,增加知識,也增加鍋爐超載成功的機率。

 

    果不其然,大叔一次就讓鍋爐超載,整個大宅開始陷入火海,渾蛋小蘿莉雖然又回到地下室,但火勢燃燒的鍋爐室他一進去就會被燒死,只好放過我們一回。

 

   生存者剩大叔跟我,只有我可以擊退怪物,所以我留守在地下室跟他搏鬥,大叔趕緊到一樓的大廳猛力撞向大門,大叔什麼都沒有,就是力氣大,門禁不起驚人的力氣,向外彈開,小蘿力發出狂嚎,最後一次在我的戒指作用下,被震到一樓的舞廳,我趕緊把握僅存的時間,逃離崩塌的房子,迎向自由

 

廢物: 等等,我可以把人抓回來

我: 蛤?三小

 

    小女孩的手融解,重新凝塑,兩條如鞭子般的觸手捆住剛踏出門口的我,硬生生將我拖回起火的現場,面對異常強大的怪物,我的戒指豈不了作用,而他拉開了喉嚨,鼓動如迴旋利刃般的銳牙,對準我的頭啃咬……

最後,迎向了結局

 

大宅塌陷為燃燒煉獄。一個對這樣邪惡之處以及你朋友變成的可怖東西而言再適合不過的結局,你心裡這樣想著。當你瞪視著這炙紅的火焰時,你依舊無法停止欣賞那些被吞噬於火舌中的秘密。畢竟我們在團結時都變得更加強悍了不是嗎? 

 

    廢物的最後一擊並沒有中,力量如此巨大的他居然失了準頭,只咬到我緊貼的牆壁,而那真的是他的失誤,還是他僅存的人類理智放過我呢?

 

    這次遊戲蠻刺激的,最後那一次擲骰完全決定了誰輸誰贏,只要蘿麗多吃一個人,我們就GG了,事實絕不是像我後半段的故事性敘述,廢物純粹人品問題擲輸我,7顆骰子還比4顆擲出的數字低,他注定死在火災現場吧=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怪老頭 的頭像
怪老頭

桌遊共和

怪老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