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算是一款簡單的聚會小遊戲,雖然是套恐怖題材的說故事,但玩起來根本不恐怖,還常常笑到顏面痙攣

    歡迎來到德克薩斯,這裡充滿了各種狂想與乾燥熱風,農村生活跟一望無際的荒野,喔,對了,還有被軍方荒廢的秘密基地,你若好奇裡面曾經有過什麼計畫,那都是過往雲煙,現在只剩日日夜夜的古怪呻吟聲,當地人已經吵的受不了,真佩服那些惡棍可以賴在裡面培植煙草,連當地警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人想踏入那可怕(該說恐怖才對)的地方...如今軍事基地已經淪為毒品製造廠及奇怪生物的居所,常常會在附近發現一些殘缺不全的屍體,不過死的都是敗類也沒多少人會掉眼淚,甚至有人見到了屍體在半夜蹣跚爬起,我們都當那傢伙酒喝太多,不過有一陣子沒看到那醉鬼,最後好像聽他說要走進基地...恩?你說你們想進去瞧瞧,沒人會阻止你們,只要不要變成死人回來找我們,說笑的,大學生總是喜歡探險,總之,祝你好運,如果碰到什麼困難,善用手邊的工具,真的不行就把禱告詞背熟,你會很需要

 

    遊戲玩法十分簡單,首先依照遊戲人數抽出相應的事件卡數量組成牌堆,另外將所有物品卡放成一堆,兩種陣營卡面朝下洗混也照相應人數發,直到遊戲結束前都不可以公開自己的陣營

(右邊兩張是陣營,分別為Beta Lambdas、 Darwin & Dragons,簡稱211組織跟龍會,左邊四張是物品卡,對,你沒看錯,遊戲裡你很可能要用香蕉、指甲剪、硬幣解決殭屍包圍事件)

    遊戲開始時,每個人抽三張物品卡,翻開最上面一張事件卡,事件卡背後的數字代表你在這次事件中能使用的物品數,好,現在你有一分鐘的時間可以解決這次突發事件,善用手中的物品,試著想出合理的辦法說服你的朋友們,當你敘述完後,所有人伸出手,大拇指向上表示你說的不錯,若大拇指向下呢?喔,我們不認為你有辦法這樣混過這事件,若支持多餘反對,你可以收下這張事件卡,代表你解決此事件,若反對大於支持,你失敗了,由下一位玩家試著解決本事件,無論是否解決事件,在你的回合結束時,將手牌補回三張

(遊戲中的卡片就長這樣,事件卡的畫風我挺喜歡的)

當事件卡抽完後,遊戲結束,所有玩家翻開陣營,統計相同陣營的玩家得到幾張事件卡,最多的獲勝,若有人單獨為一個陣營,那手中事件卡x2計算

 

我第一次跟朋友開這款遊戲時,大家上手很快,畢竟殭屍題材已經是氾濫的B級片王者,大家都可以很快想起些經典場景,不過嘛...這遊戲讓人深深覺得,原來要用日常用品挑戰電影情節是多麼囧的一件事。

(遊戲裡五花八門的事件卡,左下那個拇指被卡在神祕方塊裡超莫名其妙的)

別的不說,我們有次抽到一張事件卡...你剛經歷完一場激烈的戰鬥,好不容易爬上了公車頂上,看著下面成千上萬的僵屍,你該怎麼辦?

我手上的物品....鋼筆,左輪手槍,硬幣

綿羊手上的物品...叉子,呼拉圈,吉他

柏材手中的物品...巧克力,香蕉,小刀

我們互相對看一眼,這怎麼跑啊!! 電影中這時候主角們好歹會有卡車或者炸藥之類的吧!

叉子跟呼拉圈怎麼跑?? 你說說,難道要搖呼拉圈勾引殭屍嗎!?

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上了,記時一分鐘敘述時間開始

柏材: 我先吃了巧克力補充剛剛流失的體力,又吃了香蕉讓自己更有飽足感,然後拿起小刀衝了下去開始殺出條路(大拇指向下x2,穩死的這招)

綿羊:我先把呼拉圈跟叉子組合再一起,變成迴旋叉子利刃,然後邊轉邊殺出條血路

(大哥你亂入了啊!)

怎麼想都不是常人能做到,只好送他兩個大拇指向下

最後輪到我說: 我拿起原子筆開始在公車頂上寫遺書,最後拿著左輪手槍衝下去亂開一通...(穩死+1)

 

    大致上玩起來就是會讓人捧腹大笑,物品卡根本充滿梗,在殭屍跟毒梟橫行的城市裡,你拿到諸如紙飛機、相機、小貓、番茄醬之類的物品,也只能硬擠掰出一段讓大家都傻眼的敘述,這遊戲是享受過程勝於結果,先找出誰是自己陣營的人沒啥意義,陣營卡當初就是預防有人私心不投給某人設的機制,遊戲時間不長,15分鐘左右就可以結束一場,可以在跟朋友聚會時拿出來揶揄一番,或者在等待電影開場前殺殺時間,德州殭屍就是一個歡樂像的派對遊戲,不過還是要抱怨,30張事件卡太少了,如果一直重複玩,很多事件卡都會淪為固定思考模式,或者直接喊無解,希望能出擴充增加變化性囉

 

(原來也有發行日文版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怪老頭 的頭像
怪老頭

桌遊共和

怪老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